战疫日记:在冰封雪飘中坚守的武汉人和新武汉人
 
【2020-02-16 20:05】
 
  2月15日,援鄂第二十二天,武汉,暴雪。
 
  武汉的雨,整整下了一夜。我住的楼层高,听着外面咆哮的风声和大雨击打在窗台上的声音,几乎一夜未眠。楼下吃早饭时,碰到郑队,他同样因为大风大雨和窗框发出的声音彻夜未眠。是啊,在这样风雨交加的夜里,有多少武汉人(我们自诩是新武汉人)无法或者未能入睡啊?!
 
  护士的工作通常是四小时轮一班。夜间12点和凌晨4点工作的护士由专门的司机师傅接送。这位司机师傅是自愿加班的,夜间就睡在车上,为上下班的医护人员提供服务。今天武汉大降温,他依然在车上坚守。全队都由衷地感恩司机师傅的付出和心意。
 
  酒店门口放着很多黄色的长柄雨伞,这是爱心企业捐给我们医疗队的。之前一直用不上,今天终于派上了大用处。雨伞是公用的,要用就自己拿,不用登记,回来后放回原处。除了我们上海医疗队使用以外,其他医疗队也能用。非常时期,大家都很自觉,尽量不给酒店增添麻烦。我们撑着雨伞到医院,在楼梯口,一排整齐划一的“雨伞墙”成为重症病房一道特殊的风景。
 
  今天早上,二楼的医护也一起参加了交班。领队郑重地告诫大家,大家一开始到达武汉时,很注意细节:不在餐厅聚集,不串门,尽量减少人与人之间的接触。但时间一长,大家的思维和防护可能会出现疲劳和松懈。郑队要求大家要始终如一地执行队里的要求,保证每一个人都平平安安地回上海。另外,郑队肯定了这段时间大家的表现,赞扬我们是个团结的团队,有很多人可能平时默默无闻,但却一直在无私奉献。是啊,我们队里的物资到了,只要物资老师在群里一声呼唤,不管白天黑夜,总有很多人举手去帮忙分发;谁缺少药物,只要在大群里一问,总有人把自己的贮备药物奉献出来;还有我们的“TONY徐”始终志愿帮大家理发。
 
  今天我跟着周新老师进去查房。周教授虽然年纪比我大,但穿防护服的速度比我快多了。脱防护服,查好房,我跟周老师来了张合影,妥妥的满足感!
 
  回到医生办公室,窗外的雨停了,下起了鹅毛大雪。风卷着雪,漫天飞舞,远处白茫茫一片。我披上大衣,开着取暖器,也逼不走身上的寒冷。队长助理张明明老师中午冒着风雪赶回酒店,特意取了一个“小太阳”取暖器过来。拿来的“小太阳”上还积着雪,拿到办公室时雪已成冰,足见今天的武汉有多冷。这让我们无比激动,心里暖意洋洋!
 
  傍晚忙完工作,看着办公室窗外漫天的风雪,看着窗外的松树被渐渐压弯了枝头,看着远处草地渐渐铺上了一层白毯......心中是久违的宁静。
 
  作者:上海交大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第一批驰援武汉医疗队队员、